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流才子的博客

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来性孤傲,宁折不弯腰。侠骨柔心肠,手中笔如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5年05月27日  

2015-05-27 22:2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三次庭审陈独秀激情抗辩 章士钊好心没好报暗骂“陈毒兽”

经过了漫长的等待,1933年3月底,江苏省高等法院对陈独秀等以危害民国罪提起了公诉。一场轰动全国、备受关注的“陈彭案”拉开了审判的序幕。

在上海开设律师事务所的章士钊早闻陈独秀被捕入狱,决定赴京为好友鸣辩,经过精心准备,在得知陈独秀公审日期后,踌躇满志,欣然而来为陈独秀作义务辩护。

4月14日9点35分,“肃静,肃静!本庭宣布,由本院审理的陈彭等危害民国一案,正式开庭!”书记官的声音顿时平息了法院中的噪声和噪动,法警执签提陈独秀等10人到庭。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当年在“文学革命”发难时“愿拖四十二生大炮为之前驱”的陈独秀。

审判长胡善称:“陈独秀,你们何以要打倒国民政府?”

陈独秀一听此言,立刻打开了其特有的政治思想闸门:“这是事实,我不否认。至于理由,可以分三点,简单说明之:一、现在国民党政治是刺刀政治,人民既无发言权,党员恐亦无发言权,不合民主政治原则;二、中国人已穷至极点,军阀官僚只知集中金钱,存放于帝国主义银行,人民则苦到无饭吃,此为高丽亡国时的现象;三、全国人民主张抗日,政府则步步退让。十九路军在上海抵抗,政府不接济。至所谓长期抵抗,只是‘长期抵抗’四个字,始终还是不抵抗。根据以上三点,人民即有反抗此违背民主主义与无民权实质政府之义务。”

退庭后,章士钊总觉得陈独秀所供之词难以达到自己为陈辩护的最终目的,于是便找到几位法官,调出陈独秀案卷与供词,修改了部分不利于陈独秀的词句。想到桀骜不驯的陈独秀,法官觉得此举亦是求之不得,于是顺水推舟,送章士钊个人情。

第二天,江宁地方法院刑事审判庭的旁听席上又挤满了各界人士,其中前来听审的多是学生。书记官宣读前一日审讯之笔录完毕,陈独秀在供词上签字时,他发现自己的供词被别人改过,于是在改过的地方又改了过来才签上了字。

1933年4月20日,第三次法庭审判,陈独秀展开自撰《辩诉状》朗声辩驳,“余固无罪,罪在拥护工农大众利益开罪于国民党而已,余未危害民国,危害民国者,当朝衮衮诸公也。冤狱世代有之,但岂能服于后世。余身许工农,死不足惜,惟于法理之外,强加余罪,则余一分钟呼吸未停,亦必高声抗议也。”

随后,章士钊从律师席上站起来,开始了5600字的长篇辩护,从下午1时至下午1时53分近一个小时。另外两位律师也相继作了辩护,对章士钊所辩加以补充,重申陈独秀“危害民国”罪名不能成立。

两律师辩护结束时,已到了下午2时15分,庭上之人多已饥肠辘辘,庭长宣告退庭,改在下午继续开庭辩论。

章士钊膳食用毕,到狱中去见陈独秀。他是去劝陈修改供词的。然而,“开弓却遇回头箭”,未等章士钊说出来意,陈独秀却要章士钊将辩状重新修改,于是二人各执一词,争论起来,互不相让。章士钊说:“仲甫,这样改对你现时的处境是非常有利的。”陈独秀却说:“行严(章士钊),好意铭记,但以君之美意屈我之本意,实为仲甫所难从命也。”章士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